抽到SSR不知道改什么名儿

神圣史歌(五)

“拂兰,‘星辰之光’……”图崖看着拂兰冷峻的面容,欲言又止“日月将倾时泄下的一缕微光,对于王国来说,确实意义非凡,与我来说,不过是块好看点儿的宝石罢了。”
好不容易送走了图崖,拂兰终于压制不住脑海那撕裂般的疼痛,他记忆中属于人类的部分渐渐复苏,他快想起来了,他看见巨龙腾空而起,火焰吞噬了整个小镇,居民四处逃窜,火光中,一只箭矢射进巨龙的胸膛,悲鸣声响彻天际,尸身沉入湖底。
拂兰从睡梦中醒来,正困惑图崖今天为什么没有叫他起床,就听见了莱格拉斯的声音“你醒啦!”青涩的小王子嘴角含着一丝笑意“Ada命我带你去参观密林。”“好的,请稍等片刻。”
“我就在门口等你。”是错觉吗?拂兰总觉得眼前这位王子比之前跳脱了不少。“等等,图崖呢?”“你说那个跟着你的,他一大早就和我们巡逻队的人去密林猎杀蜘蛛了。你要去找他?”
“呵,他自己会来找我的。”
――――密林风景――――
“密林的风景可真是让人沉醉啊。”“那是当然。”莱格拉斯骄傲道“嘿!你们光明森林的景色怎么样?我不记得有这么一片森林啊!也没见过你们的人啊。”“森林外围有屏障,没见过我们是肯定的,我们王国是自给自足的,不需要对外交易。至于景色,一个月后就是我们王国的秋日祭典,到时候你可以自己去看看。”“好,我一定会赴约的。”莱格拉斯郑重地承诺道“拂兰,你也是王子,你Ada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拂兰停下了脚步“莱格拉斯,我是王子,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”“很久以前,那你现在不就是……!”“嘘,不要说出来,是的,我欺骗了你的父亲,就把这当做我和你的秘密,好吗?”
莱格拉斯连忙点了点头“希望,希望你还能以对待朋友的态度,或者说方式,对待我。”“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会是朋友,怪不得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像看到了我Ada一样。”莱格拉斯嘟囔着嘴“莱格拉斯,你和你父亲是不是关系不太好?”“哇哦,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“你私下叫他Ada,到真正面对他的时候却叫my king。”“我记得是在我成年以后,我和我Ada的关系就变成了这样。”“具体是什么样?”“我记得成年以后,我请求加入巡逻队,可是Ada死活都不同意,他认为我还不够资格,要知道我当时已经成年了!”拂兰轻轻笑了一声“不管孩子长多大,在父母眼中永远都是孩子。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拂兰整张脸柔和起来“你父亲是王,王的骄傲不允许他向任何人低头。但是无论如何,孩子都是父母最大的骄傲”
“说的真不错,好想你真的有孩子一样。”“我确实有啊,”拂兰挑了挑眉,戏谑地看着莱格拉斯吃惊的表情“是个很可爱的小公主哦,也不知道那个臭小子会把她娶走。”

神圣史歌(四)

维拉在上,陛下您的美貌不是这么用的!图崖在心里咆哮道“现在你们可以放开我的侍卫了吗?”“抱歉”莱格拉斯收回了双刀“不必倒欠,你们这是在守卫自己的国土,没有错。”
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莱格拉斯看着眼前光明森林的王子总有种看见了自己Ada的错觉。“那么,现在你们可以带我们去地宫吗?”“当然可以”
――――地宫――――
树枝做成的王冠上点缀了同红宝石一般色泽艳丽的果实,如瀑一般的柔顺长发被打理的一丝不苟“来自远方的精灵,你们来密林所为何事?”“回您的话,我和我的侍卫长奉我父亲的命令想与密林缔结盟约。”“是吗?你的父亲未免太自大了一些,既想缔结盟约,为何不亲自前来?”“我向我的父亲请求您的原谅,但父亲还有许多的政务要处理,所以他才不得已派我前来。”面对瑟兰迪尔放出的气势,拂兰并没有畏惧“况且,我们还带了足以让您动心的宝物。”
“让我看看,是什么宝物?能让我动心。”拂兰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做工精细的木盒,并且打开了它,一颗未经雕琢的散发这柔和光芒的白宝石静静的躺在木盒中央

神圣史歌(三)

一位手持长弓的女精灵自树梢之上而来“你们是谁?为什么来密林?”
在图崖眼中这位女精灵的行为堪称冒犯,可是拂兰并未做出反击的行为,而是优雅压了压他的兜帽,从容的笑了笑,说:“我们不过是过路的旅人罢了,我和我的伙伴只是想去长湖镇。我们没有恶意,如果冒犯了你们,我在这路向你道歉。”
听到这里,图崖不禁在心里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,心里腹诽:哦,天呐,又来了,陛下只对女性生物展现出来的温柔。他亲爱的卫队长还在这里被人用双刀威胁着呢!“满口谎言的家伙,如果你们真的是普通的旅人,为何有如此之高的战斗力,说!你们是不是半兽人的同伙儿!”
眼前严厉质问的男性精灵有着一头闪闪发光的金色长发,在密林阳光的照射下尤为更甚,“嘿,我说你能先把刀从我的身上挪开吗?看你的发色,你应该是密林之王瑟兰迪尔之子莱格拉斯,我可不想因为忍不住把你打成重伤,被那位尊贵的密林之王追杀。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图崖,来自光明森林的精灵,你看我的耳朵。”
图崖掀起了厚厚的足以遮住尖耳朵的酒红色卷发,向他们示意,虽然仍存在疑问,但莱格拉斯还是挪开了他的刀“那他呢?”莱格拉斯指了指拂兰。看状,拂兰只得揭开了他那在战斗中都没有褪下的兜帽“我的名字是拂兰,光明森林的王子,此次奉我Ada的命令来此拜访,还请原谅我们的无理。”说着歪了歪头,任由两缕调皮的金发从斗篷中滑出,然后露出一个让在场所有精灵都恍惚的微笑。

神圣史歌(二)

“图崖,还有多久才到幽暗密林?”“陛下,事实上我们已经踏入密林的势力范围之内了,据说那位精灵 的领地意识很强,这可不是个好消息。”拂兰不赞同的皱了皱眉“图崖,这说明他十分负责任,如果我的领土被其他种族侵犯了,我也会不开心的,另外,外出的时候直接叫我拂兰就好, 不要叫陛下。”“遵命,我的陛下!”一时间,密林里回荡着图崖爽朗的笑声
――――蜘蛛窝――――
“图崖,这些蜘蛛长的可真挑战我的审美。”拂兰在高大的树木之间飞速的穿梭,只一箭变射穿了两只蜘蛛的头,“和我们南部森林的黑暗生物一样,不是吗?”“是啊,一样的丑陋!”由于杀的太兴奋,不知不觉中,拂兰已经射光了箭筒里的箭,于是,他只能拔出腰间的长剑和图崖一样,与那些怪物近身搏击起来,“拂兰,小心身后。”还未待拂兰反手捅死身后的怪物,一只箭矢便破空而来,射死了那只蜘蛛。

神圣史歌(一)

太阳自东方升起,他毫不吝啬的将阳光洒向了寂静的光明森林深处,温暖的阳光被绿叶裁剪成斑驳的光点,只有几束光到达了拂兰的宫殿,透过窗户,照进了他的卧室,“陛下,该起床了”图崖象征性地敲了两下门,端着拂兰银灰色的长袍和秘银炼制的额饰转身进来了,“图崖,现在是什么时候了?阳光都已经照进了我的卧室,哦,早知道昨天就不熬夜了。”“陛下”图崖嘴角含着一丝笑意“我昨天劝过您了,您知道的王国有许多精灵愿意为您分忧,秋日祭典不需要您一个人来准备,您太累了,该好好休息。”拂兰的嘴角抿了抿,“图崖,我是王,是这个国家的支柱”“但是过度的劳累或许会让您这跟支柱倒下,不是吗?”图崖盯着拂兰如同蓝宝石般璀璨的双眼,严肃的说到,“好吧,你总是对的,今天的事务交给图娅处理,你去牵两匹马,我们去森林里逛逛。”“陛下,您的足迹踏遍了光明森林的每一处,你不觉得一成不变风景有些无聊吗?”图崖的突然坏笑了起来,显然是有什么想法,“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?”拂兰挑了挑眉,“陛下,秋日祭典还有一个月,我们可以乘着这一个月的时间去游历一下,或许还能看见我们的同族呢!”“是个好主意,收拾一下,给图娅留一封信,我们即刻启程。希望图娅不会气得跺脚。”“那是自然,我的陛下。”

猫老是掉毛,怎么办?

气死了,我宿友不放我进门!之前我没有钥匙我认了,我感觉我这个钥匙配了和没配没什么区别,也就只有周末能用,我只慢了一步,就一步,她们就把门关上并锁上了!我哪里得罪她们了!●﹏●哇😭

有大宝,但是没有秦明,急,在线等秦明